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悲哀的婚姻(1)
悲哀的婚姻(1)
 
 少妇小说网: 这是我最近以来上班心情最好的一天,看着办公室里的莺莺燕燕,只觉爽心悦目。我们销售部是公司里出名的美女部,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职员。我人长得还算英俊(不然当年在学校里怎麽会和小静被人称为金童玉女呢?),能力强,也算年轻有为,和老总的关系又是出奇的好,再加上我入主销售部以来,向老总要了不少激励政策,使得本部门的福利待遇大幅度提高,这些都让这些美女们对我观感极佳,有几个甚至暗示过我几次。不过以前因为小静的关系,我刻意地与她们保持距离。

  经此一变,我心理的顾虑似乎完全消除了。小静既然已经对我不忠,我还死守道德底线做什麽?这样想来,我竟然有一种解脱的舒畅感。想想我也是异类,在这个性开放出了名的城市,居然对送上门的美肉置之不理,快成柳下惠了。想归想,我倒不会没品到马上就勾引这些美女上床,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和妻子又恢复了表面上的亲密。除出差在外,我基本上每晚都回家陪妻子,妻子也贤淑地给我煮饭做菜,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一起聊有趣的话题。只是事实上我们都有很大的变化。我知道妻子还经常和姓王的私会,她也不对我躲躲闪闪。每次她和姓王的欢好回来,都会显得有点亢奋,有时会很淫靡地挑逗我。有一次她竟然故意在我面前脱下内裤,分开雪白的双腿,浓白的精液从两间慢慢流出,这些精液当然是姓王的在不久前与她奸干,射在她体内的。她用一根纤白的手指拈起精液送进口里,看着我的双眼内闪烁着淫靡的光芒,变态刺激让我性欲如狂,我一下扑了上去……妻子刚被人射过精的阴道溜滑无比……

  有时她会很晚才回家。一次我在家等到她十一点多还没回来,我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是妻子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婉转扭动的情景。莫名的刺激让我欲火如焚,我乾脆起身到金丽宾馆开了房,叫了小玉和她的一个姐妹——一个和她一样长得漂亮娇媚、并且生着一双诱人嫩足的礼仪小姐,第一次玩了一龙二凤的游戏。雪白的娇躯,如玉的美女,耸着两颗娇嫩白腻的雪臀任我暴胀的肉棒进进出出。那晚,我玩的很尽兴,直到深夜才搂着两具雪白美肉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回家时,看见妻子一人躺在床上还没睡醒,泪水沾湿了枕头。我的心情有些异样起来,我知道昨晚她一定是和姓王的私会去了,既然我们各玩各的,她有什麽可难过的?我没叫醒她,拎起包上班去了。妻子的泪水让我的思想上还是隐隐有些触动。当天下班,我回去得很早,小静也早早在家。吃过饭,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她忽然把身体腻了过来,我伸手抱住她。

  那天我们没做爱,话也没多说。我们都没有提头天晚上的事,就那样抱着睡了一宿。我心想她是不是反悔这些日子以来的所做所为了?次日我下班后早早回家,家里没人。当晚,妻子第一次彻夜未归。我彻底死心了。或者说,我的心防彻底解放了。

  曾经清纯的小静变成了一个淫娃,而我也开始毫无顾忌地在外玩各种女人。我和妻子现在已经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了,只是这两种生活还有交集而已。我不知道现在我还爱小静多少,但我清楚,以前我对她的爱,精神上的大於肉体,如今我对她更多的是对她身体的迷恋了。也许她这样美丽诱人的肉体,真的不应该只属於我一个人。同样的,失去对她身体的专有权,我却得到更多美女的雪白诱人的肉体。我常常聊以自慰地这样想。

  我觉得小静的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让我不解的是,当我偶尔下意识地对她流露温柔的时候,小静会哭,会对我说对不起当这时,我的心情就会很复杂。与我的家庭生活乱七八糟相反的是,我的业务越发的一帆风顺。老总对我越来越信任,有时连我也觉得他对我的信任有点过了,公司也有人私下不服气,说了不少怨言,但我的业绩、对公司的贡献摆在那,起码在台面上,他们也无话可

  事业上风生水起,众人瞩目,回到家却成了绿帽公,而且这顶绿帽自己还戴得多少有点心甘情愿。这两者之间巨大的反差,有时成了我变态性欲的催情剂,有时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为了舒缓这种压力,我也渐渐成了一个辗转於欢场的浪子。不论是接待客户还是被人接待,到了色情场所,我不再有什麽顾虑,只要女人长得漂亮,乾净,我来者不拒。怎麽淫秽怎麽玩。几月下来,我干过了不少小姐,甚至玩过了两个外公司的漂亮女公关。而一次独特的际遇,让我也体会到了奸淫别人妻子的快感。

  一天,我们老总、一个副总和我正在扯件事情。忽然供应商老孙跟着采购部的人走进来,神情激动。原来这次老孙向我们公司供的一批电子元件中,有一部分型号和合同约定的不一样,采购部认为他们违约,要求退货处理。老孙不服气,说合同上约定的元件现在全国缺货,他用的是同类产品,不影响我们的使用。他要求见我们老总当面说一说。老总听后沉吟不决,见我这个曾是技术骨干的心腹爱将在一旁,就问我的意见。我在一边听了其实已经明白了原委,老孙他们公司这批型号不符的货并不向中国供应,只有零星流入,刚好我以前摆弄过,其实完全可以满足我们的使用要求,而且和我们要求的元件可以互相替换使用。只是不知道老孙他们怎麽弄到了这麽一些,但这并不关我们公司的事。於是便说了几句公道话,重点点明我老孙他们公司和我们十几年的合作关系,这恰恰是老总最重视的。安排技术部查了相关资料,和我说的完全吻合,於是当场就拍板这批货购部的人知道后以为我抢他们饭碗。没想到下班后老孙等在路上,非请我吃饭。

  我明白他一方面是感谢我帮了他的忙,一方面是见我在老总面前很说得上话,有点巴结的意思,毕竟他们公司的规模和我们公司不可同日而语,维持与我们公司的良好关系对他们是非常重要的。我见推托不过,也就和他去了。吃饭前,他再度把信封给我,说原本只是单纯的想感谢一下我,可后来我没收,反而对我有了敬重的感觉,想和我交个朋友。我见其意甚诚,也就不再拒绝,信封在手里微掂一下,五千块左右,随手放进了包里。酒桌上,主客尽欢,我发现老孙这人为人粗豪了些,却挺实在,是个可交的朋友。饭吃到一半我们相互的称呼已经从孙总、刘经理变为了老哥、兄弟。饭后老孙硬拉我到了个休闲会所,说要带我玩点刺激的。在在包间里坐下后,老步打了个电话了,然后神秘地压低声音对我说:“

  最近认识了两个出来玩一夜情的极品良家少妇……”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个三十岁上下、穿着入时的漂亮少妇应邀而来,老孙一下子变得彬彬有礼,礼貌地给我们相互介绍认识,那位元更年轻一点的叫邵佳。老孙让邵佳坐我这边,我趁和她握手时打量了一下她,她身高165公分左右,身材很好,皮肤极白,长得挺漂亮的。

  虽然我因为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妻,眼光有些挑剔,但就我的眼光来说,邵佳长相算不上一流,却也称得上是靓女了,让我微微有点惊艳的感觉。大家一起聊了一阵,老孙带着另一个少妇走了,我带邵佳到一个宾馆开了个房,我们很快地拥抱在一起,当我把她衣服脱光后,我发现我捡了块宝。邵佳虽然比不上我的妻子漂亮,但肤色极白,不输于妻子,而且肤质也很好很有弹性。配上她一流的身材,和胸前一对丰挺雪白的玉乳,很容易刺激男人的野性。她的身材丰腴,却绝不让人感觉到胖。一对玉乳又白又大又软,摸起来手感极好。最

  让我惊喜的是她的一双玉足堪称完美,生得雪白纤美,娇嫩可人。当我摸捏她一对嫩脚时,她发出了轻轻的呻吟。我把龟头顶在她娇嫩的阴道口时,她的淫水已经汨汨流出了……

  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又大又圆,在操干她的时候,我的小腹和大腿不时的撞击她的白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那种感觉爽极了。她身体很敏感,水流个没完。我们干了大约半个钟头,最后我射精在她的嫩屄里的时候,她已经来了四次高潮了。

  我们都有些累了,邵佳只用薄被盖住半个身体,躺在床上休息。我则横靠她身旁,边抽烟,边轻轻捏玩她那双雪白娇嫩的玉足。忽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听对话是她老公打来的,她的语气很冷淡,感觉得出她们夫妻的感情并不是很好。听着邵佳和她的丈夫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我突然深深感受到刚才在我身下被肏干的女人的另一个身份——别人的妻子!我一下子又兴奋起来,掀起盖在她身体上的薄被,分开她的双腿,只见她嫣红的阴道口正缓缓流出我刚才射进去的浓白精液……

  我的鸡巴再次怒胀!没等她和她丈夫通完话,就压了上去,鸡巴对准了她的嫩屄一捅而入。邵佳差点叫出声来,草草结束了和丈夫的通话,一双玉手环在我背上紧紧搂住了我,挺动着身体任我奸淫。干了大约十分钟,我让她趴在床上,耸起她雪白肥嫩的大屁股,我站在后面把湿淋淋的鸡巴缓缓顶入她娇嫩的肛门。邵佳对此并没有任何的抗拒,看来她的屁眼已经被她的丈夫或别的男人开发得很成熟了。她的肛门不像小静那样的紧,却很软很嫩,包裹性极好。我胀鼓鼓的肉棒在她的直肠内横冲直撞,她却反而发出极为快活的呻吟。我不由得感叹丰腴娇嫩的女人是玩肛交的极好对象。

  我们一直玩到了晚上十二点,我才送她回家。我把老孙送我的信封里的钞票全抽了出来给她,她迟疑道:“太多了吧……”我把钱塞进她的手包里,说:“不多。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邵佳有点羞涩地笑了笑,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回到家,妻子还没回来。我知道她又和姓王的鬼混去了,不由心中泛酸。随即又回味起适才和邵佳盘肠大战的爽劲,玩漂亮人妻真的是别有一翻滋味。心中的酸味略淡了些。

  后来那段日子,邵佳成了我除妻子以外的比较固定的性夥伴。有时接待不太乱的客户,我也就打电话叫她出来陪我。反正总不能一个人坐在那陪客人玩,与其叫小姐,不如让自己比较有好感又乾净的女人来陪自己坐。有时结束得比较早,就开个房和她玩上一炮再回家。

  有时乾脆就和她在外面过夜。

  其实邵佳她们这种玩法并不能算真的一夜情,有点像国外的“援助交际”,出来找个看得顺眼的男人春风一度,满足一下性需求,顺带挣点外快。对男人来说,她们毕竟有职业有家庭,玩她们比玩小姐感官上要刺激得多。后来我知道邵佳在银行工作,她丈夫在一家公司上班。两人刚结婚时关系还很好,但她丈夫生性好色,常常在外面玩女人,被邵佳知道后,两人关系越来越冷淡。邵佳因为金融行业改革收入下降,丈夫又不顾家,经济状况也不是很好。前些日子她丈夫调了外地工作后,她受了一个高中同学劝告,也加入了她们的行列。不过我看她更多的还是想寻找心理上的刺激和性欲的满足,因为她对钱看得并不重,我们第一次玩她就没跟我谈钱,后来也从来没有向我主动要过,都是我硬塞给她。也不是每次给,而是过段时间给一笔。她要钱只不过是为了买几件名牌衣服、买些好的化妆品,这我可以轻易的满足她。

  她和我交往几次后就再没有和其他男人玩那种游戏了,所以她现在倒算得一个真正的良家。她开始见我年轻又出手大方,以为我是个家里比较有钱的公子哥。后来知道我比她还小好几岁,工作才三四年,全凭自己的能力挣到现在的样子,就几乎就有些崇拜我了,对我益发的迷恋。我长相堪称英俊,在床上的表现又让她很满意,而她却因为年龄比我大而隐隐有些自卑感。几种因素加起来,使她在和我上床时对我几乎百依百顺,很放得开。平时不好意思玩的一些下流玩法都可以和她玩。

  每次和她恣意淫乱后,因为妻子红杏出墙而带来的失落感都能得到些许平衡。就这样,我和小静开始你玩你的,我玩我的生活。当然我们也经常做爱。每次欢好,我脑子里总交替出现她被别的男人奸淫和我奸干邵佳的画面,让我性欲勃发。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时间。

  三个月后的一天,老总宣布了公司对我的新任命:公司市场总监,暂时仍兼着销售部主管。这意味着,我和公司的两位副总在地位上已经平起平坐了。

  我的任命一宣布,销售部十几人一片欢腾,嚷着要聚餐庆祝。要在几个月前,我肯定婉拒,而是第一时间回家告诉妻子这个好消息,然后来个浪漫的烛光晚餐两个人来分享成功的喜悦。可是现在,我竟然发现能够同欢同庆的,竟只是这些一起打拼的同事。

  聚餐的时候除了销售部的同事外,还有一个特殊成员,泰华公司的副总,吕东华。泰华公司是在我手上开发的合作夥伴,而吕副总同我的私交很不错。他这几天正来这边谈业务,听到我荣升的消息,非要请我吃饭庆祝。可今天我已经答应同事聚餐,他明天又要返程,乾脆就加入了我们。

  我们公司是泰华的供应商,但现在公司销售一片火爆,已经不是我求他们而是他们求我了。我也非常地道,不但不卡他们的货,而且该给的回扣照给,只适当调整了金额。因为我认为风水轮流转,现在的人情总有他们还的时候。老总也同意我的做法。所以于公于私,吕副总对我怀着一份感激之情也在情理之中。

  聚餐时大家闹得很疯,我也喝了不少。因为多是女士,就没安排“下一步”节目。

  散场后,吕副总拉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