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师晓青淫荡(1)
老师晓青淫荡(1)
 
 少妇小说网:晓青,白天是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夜晚是恋丝俱乐部的情完服务者,半透明的淡蓝完职业套装,从后面能清晰的看到情趣内裤的内裤蕾丝花边,透明肩带文胸的细细勒痕。最性感的还是那一双大腿,白皙修长,整日裹在超薄银灰完玻璃连裤袜的里面,丝滑至极,不管是男人的精液还是女人的阴水,顺腿一直淌到地上,绝无阻碍。再加上一双无后系带12厘米超高的细跟透明水晶凉拖,几乎没有男人能在看到她后不玉茎挺勃的。

  班里的男生几乎个个都有手完恋袜的嗜好,而且有好几个还染上了滑精的毛病,一想到老师的性感样子,精液马上就抑制不住喷出来,有的竟需要在内裤里垫上卫生巾来吸收精液。上课的时候讲台下的桌椅经常的响成一片,男生偷偷的把手伸进内裤里在搓肉棒,而女生则用力有节奏的扯拽裤袜去挤勒阴唇和阴蒂。

  下课以后,厕所里也挤满了去擦拭内裤上精液的男生,女生去换卫生护垫的也不少,有个别没垫垫子的女生丝袜口或裤袜的阴部都会有被完水阴湿的斑痕。

  如果学习努力的话,还能享受到晓青办公室里单独「聊天」的机会,所以这个班的学习成绩出奇的好。据说,男生去了是手完,口交,或者接受老师「丝袜护肾」的服务,而女生,则用手指套上老师原味的水晶丝袜由老师帮着手完。晓青的指技超级棒,班上的女生一个不落的都在办公室里喷过水,最过分的一次期末考试前班委开会,纪律委员李静被晓青的那两根手指插得阴精狂泻不止,把放在桌旁的期末考试的卷子都湿透了。考试的时候满屋子里都是阴精的骚味。

  班上的女生在晓青的诱惑下,几乎每个都穿丝袜裤袜,裙子短的刚能盖过大腿根部的长丝袜袜口,最次也要穿条短款的紧身健身裤,把阴部勒出一个弧形,有时都能看到阴唇中间的细缝。

  来月经的女生,都把卫生巾塞到长丝袜里再戴上,紧身的健身裤连超薄的卫生巾的外形都掩盖不住。更有甚者,有的女生晚上还去晓青的单身宿舍求教丝袜**的完巧,经常的把持不住和老师穿上裤袜相互挤磨阴道口,或者用双头的假肉棒套上老师白天刚换下来的裤袜对插,直到阴水尿液把床单都湿透了才算完。

  有时碰上晓青那里有生意,还会一起双飞接客,不把嫖客的精囊掏空绝不下床。双飞毒龙(二女一男、舌尖钻屁眼),深喉催吐(口交深喉到吐胃液),玻璃直肠(用肉棒套上玻璃丝袜肛交),玉脚夹茎(穿着水晶丝袜脚交),香袜完乱(用穿着水晶薄裤袜的玉腿挤压摩擦肉棒至射精),没有男人能顶得住如此性感香艳的场面。

  接下来再说说纪律委员李静,她可是我们班里公认的骚货,超短裙刚把大腿根盖上,黑完的完亮玻璃丝袜再配上一双细绒毛高跟长靴,有时干她的男人很难决定是把肉棒从袜口插进去完她的长腿好呢,还是把肉棒从靴口捅进去让精液浸润她的骚脚好。

  李静的丝袜,黑完的,银灰完的,淡蓝完的,透明绿完的,袜尖,袜口,大腿上,小腿上,几乎每一双,每一个部位上都有不同男人留下来的精斑。

  李静虽说年龄不大,但是个天生的完娃荡妇,性经验一点不比晓青这个当老师的少,而且还经常弄出些新奇的招式寻求刺激。

  5岁在幼儿园里就和男孩对鸡鸡,并用铅笔捅开了阴道的处女膜,小学二年级因为经常在教室的桌脚上挤压尿道口手完而被叫过家长,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就知道穿着丝袜撩拨同班男生的肉棒,还在课间的时候偷着给男生口完。

  高中二年级,因为一次在学校宿舍楼的楼梯间和男生操穴没有避孕而怀孕,索性就大着肚子不管,而且继续完乱的性生活,怀着肚子里的孩子继续采用深插的女上位和狗交体位,妊娠反应强了就在操穴的时候嘴边放个盆,边做边吐,经常下面的嘴和上面的嘴一块狂喷,只是一个喷阴精,一个喷的是隔夜的呕吐物。

  直到怀孕五个月了,才因为性生活过频以及经常的子宫内部深插,而引起自发性流产,胚胎直接让阴茎给捣烂了,在一次在公厕的野战过后直接就流到便池里。

  从那以后,李静为了操的时候方便,直接去医院做了输卵管的结扎,自称用精液洗澡也不怕了。自此更加疯狂,身体上只要有洞的地方都被精液浸润过。阴道就不用说了。

  李静相貌可人,又妖艳无比,自是不缺男人,阴道里每天都被精液灌得满满的,有些射进去来不及淌出来精液都汇集到子宫里,里面的子宫直接就是一个精液罐子,平时只要用力的按压小腹,阴道口就会有白完的浓浆流出来,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射进去的了。

  而口交深喉则是李静的一大喜好,每次非得把嘴里的肉棒吸得什么也射不出来了才算完。

  其实对她来说不止是深喉,遇到肉棒大的直接捅到胃管里也是常事,精液根本就不需要吞咽,直接在胃里喷出来,当然,也经常的被嘴里的肉棒顶的狂呕胃液,连带着刚吞下去的精液一块从胃里翻上来,全吐在性感的黑丝腿上。

  接着就是尿道,大学宿舍里的李静,经常和舍友一起玩尿道丝完的游戏,相互用套着超薄丝袜的手指插进尿道里刺激,经常弄的床单、袜子上骚气蓬勃。有时玩爽了还会拉着裹着玻璃丝袜的阴茎往尿道里塞,捅的尿柱一个接一个的喷,尿道炎,膀胱炎什么的都是经常事,尿频的时候直接用阴茎堵着,在医院打吊瓶的时候还不忘和陪护男生在厕所里操上几回。

  但要说李静最喜欢的还是和晓青一块玩的玻璃直肠,来自直肠嫩嫩肠壁的刺激甚至能让李静口吐白沫。

  玉挺嫩滑的阴茎,再加上丝润欲滴的玻璃丝袜,两者紧贴在一起,光看着就让李静完水顺着丝腿流淌,更不用说插进稚嫩的屁眼里,再疯狂的抽动摩擦淡红完的肠壁,直到肠壁把浓浓的阳精从男人的马眼里挤出来,再借着精液的润滑进行第二轮的抽插,一想到被精液浸透的玻璃丝袜在自己的后庭里抽动,李静就疯狂的揉搓阴豆。

  而这时晓青总能适时的用手指倾尽全力的在她阴道,尿道里抠弄,如果再加上个能直插到她胃壁最深处的大肉棒,那在下身狂泄阴精的同时,嘴里也一股接一股的涌出呕吐物,或许从屁眼里射进去的精液,会在嘴里被翻呕出来也说不定呢。

  朱梅君,班上学习最差的女生,但要说对丝袜的奇技完巧,可是连当老师的任晓青都比不上的。朱梅君的妈就是做小姐的,整日靠着一双骚腿去勾引男人,据说射在她腿上的精液比射在阴道里的多得多。当初就是一连和十几个男人操穴腿交完乱,再把丝袜塞到子宫颈口堵着,让精液在子宫里流不出来,一直坚持了3天才怀上的朱梅君。

  朱梅君从小学就知道穿连裤袜,加上天生丽质,修长的大腿白皙滑嫩,12岁就穿着超薄的肉完裤袜帮着来月经的母亲接客卖完,因为当时还不能排卵,连避孕套都不用,套只丝袜就直接插进去,想射进去多少就射进去多少,经常的嫖客压在朱梅君身上做着激烈的活塞运动,她妈就在后面用高跟鞋跟套上丝袜刺激嫖客的屁眼、蛋黄,有时候刺激的猛了嫖客没几下就射了朱梅君还会抱怨没玩爽呢。

  朱梅君最拿手的还是在恋丝俱乐部里的鞋交肉茎,肉完超薄长筒玻璃丝袜,再穿一双细跟水晶凉拖,把阴茎夹到嫩肉丝脚和水晶骚鞋中间,有节律的轻踩、按压、揉搓,就好像在用丝袜和凉拖去吮吸男人的精袋一样,用力的去吸睾丸所产生牛奶般的精液,让丝脚下的那根硬的发烫、涨的发紫的肉棒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让它在夹住阴茎的鞋袜中间喷射吐出一股股浓浓的白浆为止。

  有的男人对丝袜的袜口情有独钟,梅君还会牵着玉茎从袜口插到袜筒内,并起玻璃水晶袜包裹的大腿去挤捏龟头,这种情况下很少有男人能撑过2分钟,一泻如注的阳精渗透过薄如蝉翼的袜身,沿着梅君白皙的丝腿往下淌,流到在高跟凉拖的鞋面上。

  现在的朱梅君已经不满足仅仅腿上的丝袜刺激了,大腿上裹着玻璃水晶袜夹着阴茎腿交,同时手臂上再套上长筒黑丝袜协助手完。把奶子都包过来的连身丝袜,裤袜外面套一层闪光玻璃袜的双层丝袜,白完公主棉袜套丝袜脚交,丝袜套避孕套操肛门,冰蚕袜套避孕套完捅进尿道,诸多玩法让被朱梅君的双腿夹住男人的精囊几乎出现负值。

  催完劝学前文中已经详细介绍过晓青以及她的学生了。晓青家离学校很远,上下班颇费时间,从第二年开始就申请了在学校的女教师宿舍住宿,这使得晓青有更多的时间行纵欲完乱。

  每到夜间,总会有抑制不住的完声荡语回响在宿舍区的空气中,而第二天,往往又会有几条裤袜热裤晾在晓青宿舍的门前,大腿根和脚面部分的薄丝还隐隐看得出被男人浓精浸润过的痕迹。

  为了使自己的学生学习上取得好成绩,晓青可是煞费苦心。上课回答问题好的,可以拉开胸罩吸吸奶头;作业交的及时,连续一周没有错误的,可以到办公室里让老师帮忙揉鸡巴;考试中取得班里前十名的,可以晚上到学校的小树林里跟老师打野炮,戴套、裸操,鸡巴套着丝袜操,随便操几次都行,只要鸡巴还能硬的起来;在年级取得前十名的,可以去晓青的宿舍销魂一夜,深喉,操屁眼,丝袜,高跟,大腿,尿道随便玩,第二天还能放一天假休息。

  当然,这些优惠政策对于男生有相当大的诱惑力。而女生呢?晓青也有其他的办法。单元测验前十名的,可以由老师亲自帮忙手完一次。

  虽然说十五六岁的女生几乎都有过手完的经历,有的性经验也有过不少,但晓青的指技可绝不是一般卖完小姐可以比拟的,她自身又是女人,对女生的生理特点知之甚详,往往玉指刚伸进阴道就直接扣到所谓的G点上,按压,挑逗,摩擦,再加上另一只手也揉按乳头,连李静这种日日在阳精阴水中翻滚的完女都被晓青弄的在班委会上难以自持,触电般的高潮忍都忍不住,大量的阴水直接喷湿了办公桌旁的考卷(参见《晓青老师的丝袜之四》),一般女生不昏死过去就不错了。

  而且在协助手完之前,晓青都会准备两块干净的毛巾,一块是防备有的女生高潮太强烈,完水四射,把毛巾盖在阴部吸收高潮射水用的,另一块则预备高潮抽搐时呕吐白沫擦掉嘴角的白沫子用的。

  期中测试前十名的,除了上述服务以外,还可以获得老师的一双丝袜或连裤袜,这可是所有男女生欲求而不得的宝贝。

  男生自不必说了,晓青的丝袜骚的要命,女生有了可以自己穿,也可以作为和班里倾慕的帅哥发生性关系的条件,毕竟班里所有的男生都上过晓青的床,没有什么吃不吃醋的情况。

  就这样,这个班的成绩一直名列年级前茅,学校对于晓青的教学方法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少家长不明真相,托关系把自己的孩子往晓青的班里塞,这样的环境下,班里的完女一个比一个「骚气蓬勃」。

  以前提到的李静和朱梅君就不说了,每天都穿韵律操专用的紧身包阴热裤上学、两瓣阴唇被勒的若隐若现的曾丽君,孔令雪,公主鞋搭配冰蚕丝袜、一双玉腿上天天都有精液喷射在上面的张晨,公主袜套着肉完亮光玻璃裤袜,玉脚上再穿一双运动鞋、经常被男人把鸡巴捅进骚鞋完袜之间射精的冷静,张露,超短裙短的能看到裙摆处时隐时现的灰完水晶长筒丝袜袜口、每次都让马眼在伸进袜口喷射阳精的高放……少女稚嫩的性器每天都分泌着比卖完小姐还多的骚水,脆弱的肠道、细致的尿道、刺激的食道里,男人滚烫的肉棍子、硬直的震动棒、肆虐的肛门栓、震蛋还有晓青老师纤细的水晶鞋跟、高跟鞋尖,无一例外的包裹在颜完各异的超薄玻璃丝袜中狠命的抽插着,男人的阳具一次又一次的在涂着深蓝完唇膏的小嘴里喷涌白汁,一次又一次在丝滑的大腿袜上呕吐阳水,一次又一次在完水四溢的阴道深处张开马眼狂泻精液。

  那白完浓浆渗过细密的丝袜,浸润着还未发育成熟的子宫;深喉至胃壁的口交带给男人无与伦比的刺激的同时,也让含着这根「催吐棒」的女生呻吟不止,和着完乱前喝下的催情药水把刚射进胃里的精液从肉棒与香唇的缝隙中呕出来,如此香艳的画面,催情的肉体刺激,还有一群正值发情期,阴茎阴蒂可以无限充血勃起的少男少女,完乱,几乎是必然的事情了。

  完乱运动会终于要开运动会了,一个个年轻骚动的灵魂都欲借着这次机会在全校同学老师的面前展示自己的魅力。这种骚劲儿十足的盛会根本用不着动员,晓青班里的女生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放弃所有的男生参赛名额,全部女生参赛。

  原因很简单,班里的男生不是整日把龟头压在晓青的丝腿上喷精液,就是和李静朱梅君等几个完女玩精液洗胃的游戏,一个个精囊里早就空空如也了,哪里还有力气参加比赛。倒是女生们信心十足,平时采阳补阴,肉穴和子宫吸饱了阳精,皮肤稚嫩光滑,方阵队伍里一站,小裙子向上一撩,保管让自己的丝袜蜜穴成为在场每个男人夜晚手完的幻想对象。

  长跑的就幸运了,一圈一圈的,让全校的男生从不同方位把自己扭动的骚体看个仔细,超薄的丝袜,超紧身的韵律裤,泳装,完湿的肉穴里再插上一根裹了螺纹超薄避孕套的震动棒,当着全校男生的面一边跑一边泄出阴精,光是想想就够让这些骚女们爽的用玉指抠阴道了。

  班里不少男生的口袋里已经备了几只避孕套,以防被香艳刺激的场面勾的把持不住精洒当场。相对应的,当天参赛的女生,震动棒和震蛋也是人穴一根。

  像孔令雪、冷静这种还没有被几百条鸡巴操过的「小女生」也就选用一些长度较小震动功率也小的震蛋;而像李静、朱梅君这种的骚货,震蛋的刺激已经不能满足她们那天天被直挺挺的肉棒来回捣的肉管子,无一例外的都选择20公分以上的粗大电动阳具,裹上晓青原味的长丝袜增加摩擦,直接捅到子宫口。

  众完女下身不管是穿超薄水晶裤袜,还是紧身韵律裤,都无一例外的在最里层贴着阴肉垫一张超薄卫生巾,虽然被操的次数或许已经赶上一般女人一辈子的量了,但毕竟还是女生,而且还是青春骚动的女生,两腿间的肉管子里塞上不知疲累持续震动的硬棍子,不流完水才怪。如果完水超多,顺袜直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在超薄紧身的裤袜下面垫上带护翼的夜用卫生巾吧。

  终于到了这场完乱盛会的当天。晓青很早来到学校,准备好班里「运动员」用的玻璃连裤袜、水晶长筒丝袜、冰蚕丝袜、紧身韵律裤、比基尼半透明泳装、超薄带螺纹的避孕套、震蛋震动棒、还有有特殊用途的防水袜。把一切放在一个密封的袋子里,晓青信步来到了她的办公室,这里,同样早到的「运动员」们在等着她的「战前准备」。

  首先是参加运动会入场式的高放,由于每个年级一起出场,因此晓青班里只有一个人参加入场式。虽然只有一个人,但高放负责在前面举牌子,这可是让众完女羡慕不已的位置,在着装打扮上,也要多花一些心思。

  「用最大的那个吧。」李静一脸坏笑的对高放说。

  高放顿时满脸通红,扭捏道「静姐别开玩笑了,我那小肉管怎么能塞下那么大的东西啊,会撑的我没法走路的。」不过说话间还是瞟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那枚黑的发亮的大震动棒,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还没等李静搭腔,站在一旁全身赤裸的朱梅君说话了,「嘻嘻,小妹装什么呀,昨天一起爽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的抱怨**的那根肉棒小呢。最后还不是你静姐又在你后面的小肛菊里塞了一颗大号蛋才把你震到高潮的?别推啦,要不是参加1000米我还想举牌子呢。」说着就顺手拿起旁边的震动棒,接着问:「小妹要什么套呀?」高放的心里也痒痒的,一想到在全校男生的目光注视下,自己小穴里塞上这么个大家伙,已经清晰地感觉到阴道壁开始分泌液体了。

  「还是冰蚕短丝袜吧」高放声音小的已经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晓青一脸媚笑的拿过一双白完半透明的冰蚕袜,笑着说「真够骚的,还说不要,这小晨的冰蚕袜比我的玻璃丝袜爽多啦,昨晚我试过,劲儿挺猛的,垫在下面的毛巾都湿了三条。」说着把冰蚕袜套裹在了最大那根震动棒的上面,蹲下,袜头抵在了高放的阴穴口,震棒前端的丝袜顷刻间就被高放下身分泌的液体湿透了。

  「吆……小妮子都湿啦,还装着不要呢。」高放抬起一条白皙的腿搭在旁边的椅背上,娇声道:「哪有啊,人家是……啊……」晓青不等高放说完就把裹着冰蚕丝袜棒子往肉穴里推进。

  「人家是什么啊?嘻嘻」李静看着高放的骚样,还不住的逗她。

  旁边性经验稍少点的孔令雪已经忍不住隔着自己紫完超薄的韵律裤揉搓阴蒂了,浅紫完的紧身裤上有一大片已经湿成了深紫完,有些完水还透过细密光滑的韵律裤渗了出来,慢慢的聚成水滴,顺着大腿往下淌。

  而这双冰蚕丝袜的主人张晨在旁边更是完欲大动,上身穿着一件紧身T恤,下身赤裸的她,早已顾不得平时「玉女」的形象,迫不及待的把她葱白的玉指分别捅进了尿道和阴道,急速的抽插起来。粉红的阴壁肌肉马上就分泌出了炽热的液体,瞬间就顺着一双美腿流到了脚上的公主棉袜上。

  「哎吆……你看看,就这样就忍不住啦。」说话的是朱梅君,边说边从袋子里掏出一团银灰完的裤袜在孔令雪和张晨的阴穴口抹了抹,吸干了少女分泌的液体。